不等了

A细细地把自己的身子洗干净,湿漉漉的头发不断汇集水珠。A之前长期伏案学习工作,圆肩驼背一个不落,这使得他原本就不高的身材看上去更加瘦小。不过这几个月来他一直都在坚持锻炼,现在体态已经改善了很多。他拿出了一身干净衣服,也用了尘封已久的啫喱水和香水,平时他是从来不用的。

跨过出行高峰期,A好不容易来到了约定的商业区。他有点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:他们接近4个月毫无联系,而这四个月里他有好多故事可以讲,他开始注重身体皮肤管理,他去爬了高山,他去考了潜水,他制作完成了模型,他开始学习乐理编曲,他去听了演唱会……他相信这些都是很有吸引力的话题,毕竟他们曾经那么亲密。

然而情况似乎有点出乎他的意料。当A在电梯旁发现了她的身影时,脸上情不自禁地挂上了笑容,五官彷佛要挤到一起,皱纹爬满了脸庞,他悄悄地来到她身后,像曾经那样伸手搂住了她,结果却换来她的大声责骂,这时A才想起他们分手的原因,这个原因对于女人来讲是很不好的,因此她对任何肢体接触都有阴影。

吃饭的过程变得平平淡淡,不痛不痒。双方都觉得对方很陌生。A甚至觉得,她现在成为了一个无聊且不讨人喜欢的人。

聊天渐渐地进行不下去,之前准备的话题一个也没用上。这时A明白,之前几个月他不断地想象着、期待着见面时的情形,为了这一天而一直努力让自己变好。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,对方却根本不关心他做过了什么。相爱的反面不是憎恨,而是不在乎。

那天晚上A发现窗外的路灯一共有44个,大楼的霓虹灯每3分钟循环一次,整晚马路上都有车来车往,清晨4点48分的时候天亮。这种感觉A以前有过,就如那一天的雪夜,他也在门外等了一宿。于是他告诉他自己,不等了。

She made you decent and in return you made her so happy.

A知道,她并不快乐,而和她在一起时她也让A狼狈不堪。现在A虽然还会不时地想起他们的过往,只是他再也不会想他们的未来。